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“Pre招商”:榆煤基金探路政府引导基金的另类选项

时间:05-07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30

“Pre招商”:榆煤基金探路政府引导基金的另类选项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申俊涵 北京报道近年,政府引导基金成为私募股权市场中重要的活水源泉。今年以来,又有多支大规模基金悉数落地。比如2月18日,总规模达1500亿元的广州产业投资母基金、500亿元的广州创新投资母基金历经两年谋划终于落地;3月20日,总规模200亿元的高质量发展产业投资基金在重庆设立;3月23日,总规模500亿元的车谷产业发展基金在武汉揭牌。当引导基金在全国遍地开花,一些在地理位置、人才资源、产业集群等方面不占优势的三四线城市如何参与竞赛?引导基金投资是大城市专享的金融工具,还是在小城市也能找到最优解?地处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交接地带的西北小城榆林给出了答案。2018年,榆林当地成立政府引导基金榆煤基金,榆林财投、榆能集团、陕煤集团、陕投集团等产业平台为共同发起方。经过五年发展,榆煤基金摸索出一条颇有特色的引导基金发展路径。其围绕先进制造与乡村振兴“双轮驱动”的产业定位,践行“投资+产业+招商”的投资循环链,目前取得丰厚的投资成果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4月,榆煤基金所投项目在榆林落地率达到70%,外地项目在榆林返投扩产的返投倍数超过8倍。团队通过资本招商方式投资的项目,带动投资超过70亿元,增加利税预计超过15亿元,创造就业超过2000人。在完成资本招商目标的同时,榆煤基金也实现不错的投资回报。其在风光股份、红宝丽等项目投资中,均已获得不错的退出收益。“我们先把榆林当地的产业研究透,深入挖掘当地的长板资源。再去寻找产业链上下游能够用到这些资源的企业,最终实现招商引资的落地率和股权投资的成功率。”榆煤基金总经理秦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总结说。因地制宜:直投为主,专注精细化工领域与大城市侧重于设立母基金对外投资GP不同,榆煤基金在实践过程中,确立直投业务为主的投资思路。秦笙解释称,这背后主要原因在于,跟一线城市、省会城市相比,三四线城市产业禀赋不同,引导基金的投资诉求也不尽相同。在上海、深圳等一线城市,当地产业发展已经达到一定的体量和规模,形成产业集群。当地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程度非常高,主要是追求资金的保值增值,返投要求并不会太高,也十分容易达到。在西安、成都、郑州等省会城市,当地也有自己的产业集群,但没有长三角、珠三角那么强。当地对产业基金的诉求在于,追求一定的投资回报,更重要的是追求返投,支持本地产业的发展。在榆林等三四线城市,本地没有形成特别完整的产业集群。更希望通过引导基金招引外地优质项目来本地落地,以此形成产业集群。由此,引导基金对产业落地的诉求会非常高。这样的诉求差异意味着,外部GP团队容易在一线城市、省会城市募资后完成返投目标,投出好项目。但很难在三四线城市对当地产业形成深入研究与资源维系,进而难以完成资本招商的主要目标,推动企业在当地投产、扩产。考虑到投资外部GP对当地产业的促进效果可能没有那么显著,榆煤基金选择将更复杂、更艰辛的直投作为主要业务模式。团队在深入调研理解当地资源禀赋后,将精细化工领域的新材料、新能源和高端制造作为主要投资方向。据了解,榆林作为中国著名的能源城市,经济体量在中国中西部地区位居非省会城市第一,在西部地区排名第五,仅次于成都、重庆、西安、昆明。这座“因煤而富”的城市除了有丰富的煤炭资源,天然气、石油、岩盐资源等也十分充裕。榆林不仅是一个资源类城市,也是高集中度的化工基地。但当地精细化工产业相对薄弱,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。数据显示,2022年全球化工产品销售总额超过5万亿欧元,中国份额(指发生在中国的产品销售)达1.33万亿美元,是全球最大的化学及材料市场。同时,中国化学及材料行业超过60%仍然依赖进口,部分精细化工领域甚至完全依赖进口。这意味着,投资精细化工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。经过五年发展,榆煤基金在精细化工领域已经形成竞争优势。这主要体现在三方面,首先,团队在精细化工产业形成投资专业度和基金规模的领先性。第二,团队成员多来自陕煤集团、神华集团、榆能集团、中国宝安等,产业背景丰富。第三,背靠陕煤集团、延长集团、陕投集团、榆能集团等能源巨头作为股东,利于基金对被投企业形成产业赋能。打破局限:“Pre-招商”阶段出手投资项目榆煤基金践行“投资+产业+招商”的投资循环链,团队在全国范围内投资一批精细化工产业的项目,然后通过资本招引的方式,吸引项目落地榆林形成产业链延链补链的效果,带动当地精细化工产业生态的升级发展。当产业生态愈加成熟,将进一步推动当地的招商。对秦笙来说,每年出差飞上百次,去全国各地招引投资项目已是常态。但投资的同时还有招商落地的要求,榆煤基金如何跟全国各地的市场化投资机构竞争?秦笙表示,榆煤基金只找跟当地产业相关性很高的企业去投资。对这类企业来说,除了财务投资外,榆林当地的能源化工产业资源能够满足企业发展的诉求和意愿,这其实构成了榆煤基金的独特优势。在投资阶段的选择上,榆煤基金将自身定位为投资“Pre-招商”阶段的项目。秦笙解释称,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声称会投资有落地意愿的企业,当在实际投资时非常保守,企业在当地实际注册公司、买地甚至是建厂之后才去投资,也不乏“空头支票”的现象。当然政府引导基金这样做,也是为了把企业的落地风险控制在最低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对企业来说,投资和落地间存在一定的时间差。更深层次来说,投资和招商本就存在项目特征的差异,当企业有融资需求的时候,不见得能够马上在当地落地。当企业已经落地,不见得还能开放融资。同时对企业来说,在选择城市落地时并非只有一个可选项,不同城市间也有着充分的竞争。“通过投资的方式吸引企业到当地考察、落地,让地方招商时更能够把握主动性。”秦笙说。由此,榆煤基金打破以往引导基金投资的局限性,通常在企业刚刚有扩产意愿,正在做产业考察、地区考察、政策考察时就完成了投资,然后再对接企业在当地实现落地。在“Pre-招商”阶段投资企业后,如何评判企业一定会在当地落地?秦笙表示,团队的信心与投资标准息息相关——产业强相关、能源强匹配、生产强负荷、扩产强意愿、资金强支撑。当投资的企业满足这“五强”标准,很大程度会选择在榆林落地。榆煤基金已经完成多个项目的“Pre-招商”闭环逻辑,兼顾了招商引资与投资收益。产业强相关指企业从事产业跟榆林当地产业密切相关,比如上游原材料或者下游市场在榆林;能源强匹配指企业生产所需能源与榆林当地富集能源相对一致,比如煤、电、天然气、蒸汽、氢气等,也是企业生产成本中构成占比较大的一部分;生产强负荷指企业生产已经接近满负荷,需要进入扩产阶段;扩产强意愿指企业家本人具有很强的扩产意愿以及内生动力;资金强支撑指企业本身有一定的盈利基础和资金储备,毕竟扩产所需资金不可能全部由政府引导基金承担。形成经验,未来持续扩大基金在全国影响力乌江化工是榆煤基金“Pre-招商”模式引入项目的典型代表。据了解,乌江化工成立于2003年,公司位于南京化工园区,主要从事醋酸正丙酯及正丙醇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是国内首个打破醋酸正丙酯市场长期依赖进口局面的企业。近年来,由于在南京化工园区的产能已经趋于饱和,乌江化工创始人林毓勇开始四处考察,希望选定新址办厂扩大产能。此时,具有产业链高匹配度的榆林,进入了他的视野。据了解,在乌江化工的产品生产过程中,需要用到乙烯、醋酸、合成气等原材料,这些正是榆林所富产的资源。仅从生产原材料和能源的角度考虑,在榆林落地就可以为乌江化工节省不少成本。同时,在榆林办厂对公司销售端辐射的客户范围并没有太大影响。对榆煤基金来说,乌江化工也是符合“五强”标准的优质投资标的。由此,在榆煤基金和榆林高新区园区的紧密配合下,乌江化工成功被引入榆林当地,榆煤基金通过两支基金对其实现4000万元的总投资额。2021年,乌江化工在榆林设立全资子欣晟绿能,总投资4亿元,一期项目拟占地200亩,建成后将成为国内首个“三丙”行业全产业链生产基地。同时,乌江化工拟将榆林公司作为日后公司上市主体。乌江化工之外,榆煤基金还投资了风光股份、红宝丽、泰和新材、泰豪军工、上海红生、吉翔化工、三精科技、中德输送等项目。其中,风光股份是国内国内聚烯烃抗氧剂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。榆煤基金投资风光股份5000万元,该公司已在榆林设立控股子公司艾科莱特,深入发展聚烯烃助剂相关产业。艾科莱特预计年上缴税额过亿元,增加就业人数约460人。同时,榆煤基金已经在该项目上实现获利退出。除了在精细化工领域投资业绩出色,榆煤基金管理的乡村振兴基金同样可圈可点。秦笙表示,乡村振兴基金更多追求社会效益而非投资回报。通过乡村振兴基金支持本地农产品品牌的发展,以产业发展带动本地县域经济和当地就业是主要目标。目前,乡村振兴一期基金已经投完,二期基金仍在规划过程中。一期基金带动新增就业超过500人,培育了一批榆林具有上市潜力的乡村振兴项目。并且打造了白绒山羊、佳米驴两条全产业链,筹建了羊肉加工、驴肉加工、沙盖腌制3个中央厨房,形成了陕北杂粮、坚果炒货等4类标准化生产线。“经过五年的发展,榆煤基金趟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子,形成了一套独有的打法,‘Pre-招商’的创新模式直击当前投资与招商的矛盾所在,在全国范围都很有借鉴意义。”秦笙说。未来,榆煤基金希望借助在榆林积累的资本招商投资经验,持续扩大基金在全国的影响力。甚至去其他与榆林产业结构类似的能源城市,将投资经验复制推广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